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煜辉 > 如何阻止全球资金倒灌中国

如何阻止全球资金倒灌中国

 

如何阻止全球资金倒灌中国(不转摘)

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可以讲从今年4月份开始发生了根本变化。

外汇储备增量中不可解释的部分(当月外汇储备增加额贸易顺差—FDI—汇率变动造成的估值效应)从200810月份开始至20093月份皆为负值,表明钱是往外走的。

4月份开始,外部的钱明显开始回流。最近三个月每月不可解释的外汇储备的增量都在300亿美金上下。

200914月,每个月的外汇结存是1200亿元人民币。到了5月份,突然跳到了2450亿,翻了一番还要多(达到2007年人民币升值压力最大的时期)。其结果不言而喻。

根本因素还是西方国家大量印钱救市(债务货币化),没有人敢说政府大量印票子,物价可以不涨

美国未来10年将会累积天量的债务,美国政府估计本年度累积财政赤字为1.84万 亿美金,200910月至20109月的财政赤字为1.26万亿美金,2010年至2019年赤字总额则为7.1万亿美元。

尽管联储和财政部不时会做一些技术性处理,诸如退出策略组合包以及根据市场承受力调整财政开支和发债计划速度等等,但从根本上很难扭转美金的弱趋势。

所以大量资金从今年3月份就开始从美国的国债和货币市场出走。

资金是必须找去向的。

发达世界未来三五年,如果新的创富模式没有出现的话,可能难有很强的投资机会。两个现实的难题摆在他们面前:破碎的资产负债表的修复以及老龄化,所以钱很难重回西方的金融消费市场。

只有中国等新兴国家通过自身的再杠杆化释放并吸引流动性,能够产生资产泡沫和财富幻觉催生的短期经济繁荣的能力。某种程度讲,也是外部资金的避难所。

而且中国的强刺激产生的需求因素又将吸引大量的资金进入商品(基础原料)投机。 繁荣时期全球需求增量中40%是中国因素,而现在全球增量的90%看中国。

中国自己将品尝货币刺激的苦酒。

境外流动性的倒灌将推升人民币资产价格泡沫化。此次进来的钱与先前有了很大不同。07年前,外部资金涌入很大部分是随跨国公司进实体,因为金融消费刺激外部需求旺盛,但是现在金融消费的泡沫破了。与之对应的中国的实体缺少了吸引力。所以这次进来的更多的进入虚拟投机,我们看到不少资金流入沿海大城市,瞄准高档房屋,上海的汤臣一品,四年卖了4套,67月份就卖了30套。

当然新兴市场股市也是很好的投机场所,因为留给分析师的故事佐料非常丰富。

中国货币当局很快又要回到07年宏观调控高难度的困局中,需要做好与境外流动性涌入的对冲搏斗。

同时,资产价格上涨会诱导原来实业领域的企业家将大量资源投入到股市、楼市,这是相对价格结构被扭曲的结果,反转过来将会严重压抑甚至摧毁“企业家活动”的经济。

此外,资产通胀迟早要转化为物价的通胀。中国的逻辑基本如此 :工业的利润变得越来越薄,资金就大量向资本品走,土地和地产涨起来了,城镇的生活成本、商务成本就上去了,工资就开始倒逼着涨。--务工成本涨意味着务农的机会成本涨,于是牵引着农产品涨。--资源的瓶颈,基础原料涨是政府控制不了的,而今天这一部分在整个制成品的价值构成中占到了70%,各方面成本涨上去后,最后,就只能强硬地推制成品涨。但这个阶段注定是短暂的,因为没有需求来承受,中国通胀显现的最后阶段通常却是对经济杀伤力最大的阶段,货币当局急了就开始强压,企业倒闭过后,就是通缩。

怎么办?

加强资本项监管,当然是必要的。但难度极大。因为对于一个世界贸易的超级大国,监管的成本极其高昂,假道贸易项进出的资本已经非常便利,现在的地下通道比之正规银行体系成本低、效率高,短时间内数千亿的资金进出根本没有太大障碍。

堵是堵不住。

反制美国债务货币化的进程可能是一个思路。如果不反制,美国人印钱,中国人常规上讲毫无办法。非常规的考虑是使用手中美债的头寸,作为反制手段。

2万亿美债或不得不作为一个筹码来对谈。虽然中国抛美债会为自己带来一定损失,但是美国人更怕,承受不起,因为美国国债收益率失控的话,美国经济根本扛不起了。“恐怖的平衡”不只是意味着双输,也可能意味着双赢,目的是将美国逼回到谈判桌上。

中国开出的条件:可以买你的国债,或不再抛你的美债。但美国你必须推倒一切的投资壁垒,向中国人的美金开放,以“卖儿卖女卖资产“的方式向外部世界和中国融资,而不是用印钞票的方式来向全球推卸责任。

中国完全有能力敦促美国采取一个对世界负责任的处理国内债务危机的态度和方式,不能使用利己损人的方式来走出危机。我们愿意跟你携手,抛美债只是一种反制性的手段,并不是中国的目的,目的是要把你的投资和贸易壁垒全部推倒。实际上美国可以资产置换来融资、处理债务危机,而不是用印钞票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同时,国内要尽快明确政策预期。从扩张政策要尽快进入到结构调整的阶段。要显示政策抑制资产泡沫在萌芽阶段的预期。诸如重启信贷额度管理,严格控制新增贷款总规模;重新全面锁紧房地产信贷等等都是必要的。

否则中国强扩张预期,而外部世界债务货币化的背景下,很难阻挡全球资金倒灌中国的势头。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