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煜辉 > 刘煜辉看全球和中国通胀前景(上)

刘煜辉看全球和中国通胀前景(上)

 

 

刘煜辉如何看全球和中国通胀前景(上)(不要转载)

关于中国不可能通胀的两个理由?

通胀的恐慌开始蔓延,随着美欧货币印钞机开足马力,对于信用货币的不信任加剧,美元美债抛售压力空前,商品和贵金属一时间成为资金避险天堂。过去两个月中,油价较1季度的低点上升已经超过了一倍。

 中国未来是否会被全球通胀空气所“传染”,特别是我们那么多信贷货币砸下去了,价格会不会有反应?成为争论的焦点。

我大概看了一下,认为中国不可能通胀的理由主要有两个。

一是中国经济仍处于潜在增长水平以下,不会出现明显的通胀。

由此引申的一个问题是,中国的潜在增长水平到底在哪里?

2003年后,中国经济一直以两位数以上的速度在跑,从CPI看,直到07年下半年才开始感受到明显通胀,于是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水平可能已经上移至了10%~11%。2003年以前,中国经济学界关于潜在增长渐成共识的测算结果是7%~8%。这也是政府制定保八的最原始的依据。我为此做了一下功课,在现有可以找到的各种测算中国潜在增长的文献中,结果大至在6.58%~9.7%之间。

在我看来,关于中国潜在增长和通胀的关系上,至今有两个问题没能讲清楚。

一个是中国经济2003年跑到十以上后,真的就没有通胀吗?我计算了20042008年的16个季度的GDP平减指数,只有06年的前三个季度GDP平减被压制在3%附近(由于2004年下半年实施的高强度的宏调开始起作用),而其余季度的平减都远远高于3%。但中国CPI直到07的下半年才开始进入一个明确的价格快升阶段。而且主要还是猪肉飞涨的带领下突破的,所以官方的经济学者经常将中国的通胀称为结构性的价格上涨,似乎这只是一个个体的、偶发性的事件。

第二个问题是倘若中国最近五年存在潜在增长水平的突破,那么进一步问是什么因素引导着这种突破呢?

客观上讲,上世纪90年中后期以后,中国经济制度变迁的正向溢出效应随着政府主导性越来越强,一直处于逐步耗损的状态,粗放型的廉价工业化和城市化道路越来越受到资源和环境约束,在投资经济逼迫下走向出口经济,结构严重失衡的经济被牢牢地绑在美元战车上,经济脆弱性凸显。

老实讲,我不太看好最近几年中国潜在增长水平发生了跃迁的结论,何况转轨经济的潜在水平测定并无一个成熟地理论框架,7%~8%也是模拟市场化国家模式的测算结果,随着制度溢价的消失和人口红利拐点(估计在2015年左右),我更偏向于中国未来潜在水平向下修正的判断。

如此,强力要保住一个8%的增长是否会付出通胀的代价,在逻辑上并不构成一个障碍。

我们听到的更多的一种论点是中国的基本状况是总供给大于总需求,产能过剩和劳动力供求过剩,而这些与通胀不可能同时出现。

总供给大于总需求不是个新鲜事物,随着大工业革命和科技突飞猛进,萨伊定律就已经作古,后面的事情都是有效需求不足。那为什么还有通胀,因为确立了中央银行制,因为印钞票短期内能够平衡供求。从这个意义上讲,通胀最重要的还是货币因素,也就是说,超发货币会使得货币供过于求,只要货币供过于求的水平大于商品供过于求的水平,那么即便商品不存在紧缺的现象,其价格也会上升(实际上是该货币购买力的贬值)。

产出敞口也非一成不变。随着去过剩产能化的演进,资本密集型产业的供应能力的损失变得不可逆。尽管政府反衰退的折腾使得企业投资或出现误判,使这一过程延长,但总体趋势不可逆。炼钢炼焦的高炉停产就等于报废、工厂无法找回失去的熟练工人、采掘因为缺乏新增投资和设备老化而产能下降,所有这些都使得产出敞口迅速缩小,尽管需求在掉,但供给可能掉得更快,特别是衰退时间越长,需求反弹在时间要大大引领供给,简单讲,印钱就能使需求起来,但供给恢复则需要一个投资建设期。如此,在时间点上, 出现产出敞口与缺口之间的转换,价格短时间内就能飚升。

总之,总供给大于总需求也好,经济衰退和产能过剩也罢,和通胀通缩一样,都只是事物的结果和表相而已,而不构成事物发生的原因。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