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煜辉 > 如果财政收敛之后的短线长线判断

如果财政收敛之后的短线长线判断

     

如果财政收敛,之后的短线长线判断

长期政策拐点已经形成或正在形成:财政从扩张转向收敛,这是判断未来中国经济走向的逻辑节点,所有的推论将依次而展开。

如果财政收敛,财政收敛,明年资金面会进入“相对宽松”的状态;中国政策的松紧从来就是针对政府以外的经济活动和部门的。财政收敛,才会意味着这个规律的改变。政府开支降温,挤压减小,信贷资源增加和融资成本下降当然更多惠及中小企业。随着政府的经济活动减弱和财政需求的下降,中国的结构性减税空间也被拓展。

中国过去惯用的宽财政、紧货币宏观调控模式或已将逐步转变为紧财政、宽货币的政策组合。财政从扩张开始收敛转至中性,货币政策结构调整的空间被打开。信贷的配给制和高企的存准率都可以开始放松,自然地逐步释放资金供给和需求,那么经济将可能被成功导向软着陆。

由于中央政府表的强健,中国完全能够尽快清除目前银行部门的梗塞,由中央政府信用出手,防止政府存量债务的风险转化为银行信用的被动收缩,能够避免宏观经济的大波动。

如果财政收敛,通胀将不再是主要问题;中国通胀的内质是政府型经济,政府的过度参与只会导致通胀上升和私人部门大面积亏损的格局。长期稳定的低通胀是形成中国经济转型和创新因素增加的唯一环境。

短线上明年信用趋势稳定偏乐观:信贷配给制可能松动,计划的表内额度会增加一些(对应2012 14%M2 增速和银行体系目前67.5%的平均存贷比水平,信贷投放上限为8 万亿),由于通胀的下降和正常利率的实现,表外会自然向表内回归,总体社会融资总量相对稳定。

由于中国经济过去八年的房地产化,地产的衰退所形成的系统性风险将不可避免殃及中小企业部门,因为小企业的结构并不独立,它们是为大企业和产业做配套的。

换句话说,中国的转型很难无缝对接,新兴产业和商业模式的出现需要产业结构的衍生和升级,这需要时间。

中国将经历一段总需求低温期,这是经济规律,我相信未来的宏观决策者会尊重它。

所以明年银行部门的信贷额度有可能出现盈余,这是因为银行行为趋于谨慎,贷存比或下降至65%,可配债券的资金规模将增加2万亿,成为推动银行间市场收益率逐级下行的主要逻辑。如果随着系统风险释放,经济下半年逐步趋于稳定,信用利差就可能逐步收窄。当然这时候股票或会更灵敏地出现反弹,股票代表着预期,其实只要政府能给出中国经济的未来转型的明确信心,也就是有强烈的意图要让收入重新尽快从企业和国有部门手中回到家庭,股票市场就会因此而摆脱颓势。这一点可以看看日本70年代至80年代那一段经济转型的历史和股票的表现。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