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中小企业贷款难的宏观、中观和微观(谢绝转载)

老实讲,从宏观上看,我们不能过分地苛责银行。即便如银监会要求所有银行都要在总部成立中小企业专营部门,跟大型客户业务部、个人金融理财业务部平等,也没用,银行都是嫌贫爱富的,天经地义。

看看中小企业活的环境吧。

应对经济过热、通货膨胀,受打压、受排挤的是他们;遇到危机,政府开闸放水时,分布在上游沿岸的各大小国企们一饮而尽,民企们残羹冷炙也未必能捞上一口。奄奄一息时,国企们还能从银行拿出黄金和货币来收编他们。

老实说,近十余年来,这个创造增加值50%以上吸收就业80%以上的群落的生存环境的确是在恶化。

尽管在过去30年的改革中,我们从一开始就强调党政分开、政企分开、“减政放权”、“松绑让利”、“转变政府职能”等等,但是一个明显的事实是,政府支配资源的能力并没有减弱,近年来似乎有愈来愈强之势(一个无所不能的政府)。政府通过各种方式控制土地、矿产等要素的价格,并控制着税收、收费、准入等对经济和金融活动有着绝对影响力的多种要素。掌握着这样一些被银行视为最值得信赖的抵押物,

事实上政府就掌握了对金融资源的配置权。体制下,金融必然要与权力相结合,金融资源必然要服从于行政权力而配置。于是我们看到,被政府的资源指挥棒所“挟持”,大量的民营企业不得不以变异的行为“另求他途”。要想活得好,要想拿到信贷资源,就得傍政府,傍央企。

从这个视角看,无论是银行还是民企,都是理性,体制使然。得不到政府支持的,意味着没办法在这个体制下存活,银行又怎会愿意为这样的群落放款呢?

从中观层面看,政府牢牢地把金融抓在手里,高度集中、垄断、大一统,金融是现代经济的命脉,只要抓住不放,即便底下彻头彻尾都私有化了,也跳不出“笼子经济”的掌心。

高度垄断的大一统金融体系,缺乏层次,注定是不可能满足经济体内不同层次的融资需求,因为从成本收益的角度看,大银行做小企业、小客户,注定是不经济的,大银行作为金融垄断资本,就是伴随着工业垄断资本的产生而产生的,所以,大银行天然与大企业相联系。

垄断的金融结构天然排斥竞争,因为可以人为压低了利率,用低存款利率向穷人吸收存款,再用低贷款利率贷给大型企业和富人,利益格局的固化,如果没有政治强力的介入和外力的冲击很难冲破。

从微观上看,由于扼杀了竞争的活力,使得中国银行体系尚未从根本上摆脱典当铺时代,什么放款都要抵押物,中国90%以上的信贷都是抵押放款,真正意义上的为现代信用社会所熟知的,直接深入工商链条的银行流程:如仓单信贷、物流银行、桥隧贷款等等在中国付诸阙如。中小企业天然就是缺少抵押物的,被排斥在外也不足为奇。

 

话题:



0

推荐

刘煜辉

刘煜辉

1460篇文章 1次访问 8年前更新

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研究员,香港金融管理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等多所大学教授,博导。 其他社会任职包括: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农业银行风险管理顾问;南方基金宏观经济顾问;杭州银行等金融机构和湘电股份等国企独立董事等;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30人成员。 近年主要研究多集中在宏观经济和国际经济方向,在《比较》、《世界经济》等国家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数十篇。权威传媒《财经》、《新世纪》周刊特约撰稿人,主持国家级、省部级课题数十项。具有重大影响力的青年经济学家。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