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煜辉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七月
2010年07月19日 22:07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刚刚公布的二季度经济数据多项指标出现明显减速,很多政策放松的鼓噪再次兴起。在我看来,经济减速再正常不过,目前中国经济不过是重回2007年周期高点的回落阶段。

有时候要回头看看。才清醒些。

中国经济2007年6月增长动力实际上就已经见了顶,劳动生产率出现减速,计算的全要素生产率出现了明显拐头,说明经济增长中技术进步和制度变革已明显放慢,企业通过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来消化成本上升的难度加大,利润增长被明显挤压。

大......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9日 22:07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刚刚公布的二季度经济数据多项指标出现明显减速,很多政策放松的鼓噪再次兴起。在我看来,经济减速再正常不过,目前中国经济不过是重回2007年周期高点的回落阶段。

有时候要回头看看。才清醒些。

中国经济2007年6月增长动力实际上就已经见了顶,劳动生产率出现减速,计算的全要素生产率出现了明显拐头,说明经济增长中技术进步和制度变革已明显放慢,企业通过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来消化成本上升的难度加大,利润增长被明显挤压。

大......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9日 22:07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刚刚公布的二季度经济数据多项指标出现明显减速,很多政策放松的鼓噪再次兴起。在我看来,经济减速再正常不过,目前中国经济不过是重回2007年周期高点的回落阶段。

有时候要回头看看。才清醒些。

中国经济2007年6月增长动力实际上就已经见了顶,劳动生产率出现减速,计算的全要素生产率出现了明显拐头,说明经济增长中技术进步和制度变革已明显放慢,企业通过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来消化成本上升的难度加大,利润增长被明显挤压。

大......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9日 22:07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刚刚公布的二季度经济数据多项指标出现明显减速,很多政策放松的鼓噪再次兴起。在我看来,经济减速再正常不过,目前中国经济不过是重回2007年周期高点的回落阶段。

有时候要回头看看。才清醒些。

中国经济2007年6月增长动力实际上就已经见了顶,劳动生产率出现减速,计算的全要素生产率出现了明显拐头,说明经济增长中技术进步和制度变革已明显放慢,企业通过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来消化成本上升的难度加大,利润增长被明显挤压。

大......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9日 22:07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刚刚公布的二季度经济数据多项指标出现明显减速,很多政策放松的鼓噪再次兴起。在我看来,经济减速再正常不过,目前中国经济不过是重回2007年周期高点的回落阶段。

有时候要回头看看。才清醒些。

中国经济2007年6月增长动力实际上就已经见了顶,劳动生产率出现减速,计算的全要素生产率出现了明显拐头,说明经济增长中技术进步和制度变革已明显放慢,企业通过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来消化成本上升的难度加大,利润增长被明显挤压。

大......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9日 22:07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中国不要再次阻止经济的自然减速

刚刚公布的二季度经济数据多项指标出现明显减速,很多政策放松的鼓噪再次兴起。在我看来,经济减速再正常不过,目前中国经济不过是重回2007年周期高点的回落阶段。

有时候要回头看看。才清醒些。

中国经济2007年6月增长动力实际上就已经见了顶,劳动生产率出现减速,计算的全要素生产率出现了明显拐头,说明经济增长中技术进步和制度变革已明显放慢,企业通过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来消化成本上升的难度加大,利润增长被明显挤压。

大......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36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2)

我虽不太担心中国经济的短期的所谓“二次探底”,但这个经济体长期增长的动力却在渐次枯竭 ,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过往中国经济增长三大驱动力正在消失。

一是劳动力红利,一般而言,经济体一旦越过“刘易斯拐点”,才会有劳动报酬加速上升。而中国的工资的快速上升似乎比人口结构的“刘易斯拐点”还要提早了四五年(学者测算中国的劳动力的刘易斯拐点要发生在2015年后)。个中缘由,只能是泡沫经济吞噬掉了上天赐给中国的这一禀赋。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36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2)

我虽不太担心中国经济的短期的所谓“二次探底”,但这个经济体长期增长的动力却在渐次枯竭 ,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过往中国经济增长三大驱动力正在消失。

一是劳动力红利,一般而言,经济体一旦越过“刘易斯拐点”,才会有劳动报酬加速上升。而中国的工资的快速上升似乎比人口结构的“刘易斯拐点”还要提早了四五年(学者测算中国的劳动力的刘易斯拐点要发生在2015年后)。个中缘由,只能是泡沫经济吞噬掉了上天赐给中国的这一禀赋。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36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2)

我虽不太担心中国经济的短期的所谓“二次探底”,但这个经济体长期增长的动力却在渐次枯竭 ,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过往中国经济增长三大驱动力正在消失。

一是劳动力红利,一般而言,经济体一旦越过“刘易斯拐点”,才会有劳动报酬加速上升。而中国的工资的快速上升似乎比人口结构的“刘易斯拐点”还要提早了四五年(学者测算中国的劳动力的刘易斯拐点要发生在2015年后)。个中缘由,只能是泡沫经济吞噬掉了上天赐给中国的这一禀赋。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36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2)

我虽不太担心中国经济的短期的所谓“二次探底”,但这个经济体长期增长的动力却在渐次枯竭 ,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过往中国经济增长三大驱动力正在消失。

一是劳动力红利,一般而言,经济体一旦越过“刘易斯拐点”,才会有劳动报酬加速上升。而中国的工资的快速上升似乎比人口结构的“刘易斯拐点”还要提早了四五年(学者测算中国的劳动力的刘易斯拐点要发生在2015年后)。个中缘由,只能是泡沫经济吞噬掉了上天赐给中国的这一禀赋。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36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2)

我虽不太担心中国经济的短期的所谓“二次探底”,但这个经济体长期增长的动力却在渐次枯竭 ,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过往中国经济增长三大驱动力正在消失。

一是劳动力红利,一般而言,经济体一旦越过“刘易斯拐点”,才会有劳动报酬加速上升。而中国的工资的快速上升似乎比人口结构的“刘易斯拐点”还要提早了四五年(学者测算中国的劳动力的刘易斯拐点要发生在2015年后)。个中缘由,只能是泡沫经济吞噬掉了上天赐给中国的这一禀赋。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36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2)

我虽不太担心中国经济的短期的所谓“二次探底”,但这个经济体长期增长的动力却在渐次枯竭 ,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过往中国经济增长三大驱动力正在消失。

一是劳动力红利,一般而言,经济体一旦越过“刘易斯拐点”,才会有劳动报酬加速上升。而中国的工资的快速上升似乎比人口结构的“刘易斯拐点”还要提早了四五年(学者测算中国的劳动力的刘易斯拐点要发生在2015年后)。个中缘由,只能是泡沫经济吞噬掉了上天赐给中国的这一禀赋。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27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1)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

由于结构性改革的迟缓和汇率改革的失措,自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一直被被动注入货币。毫无疑问, 外汇占款是货币供给的主水泵。

2003~2009年期间,每年央行都向市场注入净头寸,2006年14500亿,2007年4700亿,2008年更高达18600亿,2009年更是高达27500亿。

无论期间央行货币政策的表述历经“适度从紧、从紧、宽松、适度宽松”的多次变换,但2002年末至今,央行的资产从5万亿飙涨到23万亿,银行体系资产从......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27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1)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

由于结构性改革的迟缓和汇率改革的失措,自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一直被被动注入货币。毫无疑问, 外汇占款是货币供给的主水泵。

2003~2009年期间,每年央行都向市场注入净头寸,2006年14500亿,2007年4700亿,2008年更高达18600亿,2009年更是高达27500亿。

无论期间央行货币政策的表述历经“适度从紧、从紧、宽松、适度宽松”的多次变换,但2002年末至今,央行的资产从5万亿飙涨到23万亿,银行体系资产从......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27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1)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

由于结构性改革的迟缓和汇率改革的失措,自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一直被被动注入货币。毫无疑问, 外汇占款是货币供给的主水泵。

2003~2009年期间,每年央行都向市场注入净头寸,2006年14500亿,2007年4700亿,2008年更高达18600亿,2009年更是高达27500亿。

无论期间央行货币政策的表述历经“适度从紧、从紧、宽松、适度宽松”的多次变换,但2002年末至今,央行的资产从5万亿飙涨到23万亿,银行体系资产从......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27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1)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

由于结构性改革的迟缓和汇率改革的失措,自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一直被被动注入货币。毫无疑问, 外汇占款是货币供给的主水泵。

2003~2009年期间,每年央行都向市场注入净头寸,2006年14500亿,2007年4700亿,2008年更高达18600亿,2009年更是高达27500亿。

无论期间央行货币政策的表述历经“适度从紧、从紧、宽松、适度宽松”的多次变换,但2002年末至今,央行的资产从5万亿飙涨到23万亿,银行体系资产从......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27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1)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

由于结构性改革的迟缓和汇率改革的失措,自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一直被被动注入货币。毫无疑问, 外汇占款是货币供给的主水泵。

2003~2009年期间,每年央行都向市场注入净头寸,2006年14500亿,2007年4700亿,2008年更高达18600亿,2009年更是高达27500亿。

无论期间央行货币政策的表述历经“适度从紧、从紧、宽松、适度宽松”的多次变换,但2002年末至今,央行的资产从5万亿飙涨到23万亿,银行体系资产从......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17:27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1)

中国“宽货币”的终结尚未开启时间窗口

由于结构性改革的迟缓和汇率改革的失措,自2003年以来,中国经济一直被被动注入货币。毫无疑问, 外汇占款是货币供给的主水泵。

2003~2009年期间,每年央行都向市场注入净头寸,2006年14500亿,2007年4700亿,2008年更高达18600亿,2009年更是高达27500亿。

无论期间央行货币政策的表述历经“适度从紧、从紧、宽松、适度宽松”的多次变换,但2002年末至今,央行的资产从5万亿飙涨到23万亿,银行体系资产从......

阅读全文>>